位置导航: 首页  >  生活  >  史鉴
【史鉴】历史转折中小平来大庆
2021年09月19日 11:33   来源于: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苏彤旭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前夕,邓小平第三次视察大庆。

 

  在伟大的历史转折之时,邓小平在结束了对朝鲜的友好访问后第三次来到大庆视察。

  不变情怀

  1978年9月14日早晨8时,邓小平一行在萨尔图车站下了车。他们没有休息,首先来到大庆研究设计院地宫。“这是老地方,我来过。”邓小平一句话把大家说得心里热乎乎的。

  设计院副院长马夫汇报陈列馆收集的全国各油田油样时,邓小平有些不放心地问:“是否所有油田的油样都收集到了?”当汇报到大港油田板桥出凝析油时,邓小平马上问:“储量多少?”并说大庆油田的油含蜡高。当汇报到华北油田都是灰岩裂缝出油时,邓小平又说:“听说华北的油没有那么多。”复出不久的邓小平,对全国油田状况了解得如此详细,令在场的人非常钦佩。

  接着,大庆油田副总工程师马启富汇报打井情况。邓小平详细询问了钻井的钻头行不行,有没有大钻机,用的钻机是哪个国家的,地质勘探中用没用电子扫描这项新技术。邓小平一行又来到新技术馆,先参观了电子计算机。邓小平问完大庆电子计算机每天工作多少小时后,指示说:“要搞电子计算中心,一天24小时工作,不然就是浪费。”

  然后,他们又来到全国油气田远景分布图前。邓小平用手指着塔里木盆地,柴达木盆地及南疆柯克亚一带,说:“这两个地方最有希望。”接着,手又指向北部湾一边问:“这地方希望不很大吗?”他的手指又很快下移到海南岛的位置说:“主要是这地方。”参观中,马启富汇报了陆相生油理论研究我国地质界有6种不同观点的情况。邓小平说:“百家争鸣嘛!不能把人家否掉,在找矿中大家都起了作用的。”

  积淀荣光

  邓小平离开地宫,又驱车来到采油现场,首先视察了采油六部喇二联合站。在喇二联,邓小平视察了展览台,电岗,注水岗,污水岗,输油岗和脱水岗。他与工人们亲切交谈,详细询问生产情况,认真查看了污水的处理情况。几名女工正在值班,邓小平关切地说:“你们一天几个班,这劳动可不轻啊!整天站着。”接着,他翻阅了工人们记录下的采油资料,指着资料本叮嘱当班的女工:“这可不能出差错啊!”在去输油岗途中,邓小平走到总阀组旁,侧耳专注地静听那哗哗流淌的原油声音。

  离开喇二联,邓小平等又来到采油一部中6-17井。他们先走进值班房,望着墙上挂的油井综合图,锦旗,奖状和岗位责任制不住点头称赞。走出值班房,迎面遇到20多名女工。邓小平招呼她们,大家一起合影留念。接着,邓小平一行来到井口旁,女子采油队长马秀香向邓小平详细汇报了这口井开发18年始终保持稳产高产的情况。邓小平连连夸奖:“好!好!很好!”

  下午,邓小平等又来到萨尔图仓库视察。在工具组门前,邓小平向欢迎的群众频频招手致意。供应指挥部萨尔图仓库保管员刘金柱,汇报了岗位练兵情况。他管砂轮,可以用手代替尺,蒙上眼罩能摸出每只砂轮的直径,厚度等。邓小平顺手拿起一个砂轮,放在已蒙上眼罩的刘金柱手里。刘金柱摸了摸,流利地回答:“这个砂轮的直径是150,厚度是32,内孔是65,粒度是60。”

  邓小平看了看砂轮上的标签,连声说:“对了!好!”他又信步走到工具库与保管员孙树军亲切握手。在练兵台前,孙树军戴上了眼罩,邓小平先拿个209的轴承放在孙树军手里。孙树军摸了摸,回答结果准确无误。邓小平连说:“好!好!”并与他第二次握手。

  邓小平等走出轴承库房,来到柴配组。著名保管员齐莉莉的徒弟曹淑云迎上前去激动地说:“邓副主席,欢迎您检查工作。”邓小平翻开曹淑云管的账本,问道“292机型29位号是什么?”曹淑云答:“是活塞,规格零点零零,库存661个。”邓小平满意地笑了,并与她再次握手。

  接着,邓小平一行视察了钻采组,然后离开萨尔图供应仓库,又驱车来到采油二部图强管理站,分别视察了五号谷子地及六号一,六号二的玉米地。参观完农副产品展览,邓小平一行又相续视察了大庆化肥厂和正在施工的乙烯工程。

  爱写未来

  大庆石化总厂党委书记刘国良向邓小平做了汇报。邓小平边听边问,从工厂设计到工厂定员,从生产现状到当今国际生产水平,一一了解个遍。刘国良汇报化肥厂正进行专业化管理,原有的1250人专业化分工后就要减为350人,下一步要提高员工政治素质和技术素质,进行技术考核。邓小平边听边问,对他们这种减员举措表示赞同。

  走进合成总控室,邓小平指着前面的两个高塔问:“这两个塔是干什么的?”刘国良回答:“是脱出二氧化碳的。”邓小平问:“这个厂共花了多少钱?”刘国良回答:“国外设备投资1.6亿元,国内配套投资7500万元,共花了2.35亿元。”邓小平问:“这套装置是从哪个国家引进的?”“是从荷兰引进的。”刘国良答完,又接着汇报说,“这个厂已投产整两年了,共生产合成氨51万吨,总产值2.85亿元,两年就把本赚回来了。”

  邓小平笑了,说:“那还用说!”时时刻刻都把工人放在心上的邓小平,指着这高高的造粒塔问:“工人怎么上去?”当刘国良告诉他有电梯时,他放心地点点头。

  在工程工地会议室,工程指挥部指挥崔海天向邓小平做了汇报。当汇报到一期工程引进9套装置,投资要22亿元时,邓小平关心地问:“能出什么产品?”“能出很多产品,数量很大,像酒精年产20万吨,是世界上最大的。”“这个好!搞起来快,多了可以出口,出口也有市场。”邓小平赞同地说。邓小平话锋一转问:“三废怎么处理?”“有些东西烧掉了,污水处理分两次。”崔海天回答道。“一定要把污水处理好!”邓小平语气很重地指示。当听说准备引进污水处理装置后,邓小平放心地点点头。

  临离开前,邓小平问崔海天:“乙烯工程什么时候建成?”崔海天说:“1981年建成一期工程。”邓小平高兴地说:“建好了,我1981年再来!”在幸福的时候,人们总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一晃9个小时过去了。下午5时50分,邓小平一行在数万名群众的夹道欢送下离开了大庆。

  邓小平走后,沉浸在幸福之中的人们议论着。有些人从邓小平那深邃的目光,刚毅的表情中,感觉他老人家似乎要有重大举措,他和蔼的谈话中有那么多的新思想。这新思想是什么呢?果然两个月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了!

  责任编辑:陈尔东

  znchenerdong@163.com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