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观点  >  观察
美页岩气还有机会吗
2021年09月19日 10:20   来源于: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王 越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在良好创新生态,激烈竞争环境下成长的美国页岩油产业,具备极强的生存和发展能力。

 

  2020年之前,页岩油气行业的信贷额度就已经大幅受限,银行和投资者不愿提供更多贷款给收益率并不高的新井投资。进入2020年,供需双向夹击造成的国际原油价格暴跌,以及史上首次“负油价”,再一次打击了美国投资者对页岩油气行业的热情。新冠肺炎疫情助长了“集体悲观情绪”,短期内美国油气勘探与生产公司的经济状况很难得到提振,大部分页岩油气公司难以获得融资。

  在众多页岩油气独立厂商破产,跨国企业大力转型的趋势下,大多不再相信页岩油气行业能起死回生或者出现新一轮页岩油气革命,油企对页岩资产的购买意愿在当期表现很低。

  不会就此垮掉

  目前美国页岩油产业陷入困顿,但以此看衰整个美国页岩油行业还为时尚早。在成熟市场经济,良好创新生态,激烈竞争环境下成长的美国页岩油产业,具备极强的生存和发展能力。

  当前,全球疫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防控形势十分严峻,全球经济难以在短期内恢复至疫前水平。目前值得肯定的是,油气需求有所回升,减产模式仍在奏效,国际油价已回升至60美元/桶以上,超过美国页岩油行业的盈亏平衡点。假以时日,行业技术取得突破使其开采成本继续下降,页岩油再次获得盈利空间是必然。

  同时,美国政府和产业金融部门不会轻易放弃这样一个支柱产业,尤其是在产业发展政治化异常凸显的大选年内。再加上能源行业大量金融资本和就业容纳能力,政府也无法对占美国GDP8%的页岩油气产业坐视不管。

  生产商在等待时机

  近期,WTI与布伦特油价已超过60美元/桶,美国页岩油气生产呈现复苏迹象,部分能源公司公布了恢复产量的计划。美国大部分页岩油生产商盈亏平衡点介于39~48美元/桶。当油价达31美元/桶时,埃克森美孚,雪佛龙,西方石油公司,Crownquest和新墨西哥(New Mexico)5家公司仍能盈利。如果不考虑历史负债部分,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可以在油价30美元/桶条件下收回现金成本。目前,页岩油气生产商正在迅速着手复产,凸显了其快速适应市场的能力和行业承压修复的韧性。

  除期待油价回升外,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最期待的是华尔街的再度信任和青睐。

  部分生产商表示,未来将把资本投资金额限制在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规模的70%~80%水平。而这一比例的原本规模是120%。先锋自然资源公司,戴文能源等生产商表示,未来计划实施固定金额的资本投资,并对股东回报实行“可变股息”,将油价上涨带来的现金流增长优先分配给股东而非再投资。此举将优先保障股东收益,在短期内能够产生对投资者的吸引力。

  行业竞争力和抗压能力增强

  低油价,高举债形成的现金流压力,迫使一些公司出于战略转型或收益率的考虑,剥离了部分页岩油气资产。一方面,部分页岩油生产商集中出售资产或被整体并购,将打击油气市场对整个页岩油产业的信心;另一方面,并购交易会使企业降低运营成本并提升规模效益。总体上说,这种资产重组是行业资本运作和产业良性发展的正常行为。目前,美国排名前10名的主要页岩油气生产商的产量超过400万桶/日,占全美的原油产量近一半,可能需要不止一次的并购整合,才能实现页岩油生产的规模经济优势。油气公司之间的资源整合机制,逐渐由全面竞争走向“抱团取暖”的合作形式。油气产业链中的不同优势,将促成石油公司之间优势互补,联合开发,共同发展的合作模式。

  2020年7月20日,美国第二大石油生产商雪佛龙公司宣布,将以全股票交易方式收购诺布尔能源公司所有已发行股票,包括债务在内。该交易的企业价值为130亿美元。通过该交易,雪佛龙将抄底后者二叠纪页岩油气资产,有助于提高雪佛龙在美国非常规油气领域的领先地位。10月19日,康菲石油公司宣布以133亿美元收购康乔资源公司,成为截至目前年内全球最大的能源并购交易。这将进一步扩大康菲在美国页岩油气业的“领地”。康菲将成为美国最大的独立石油生产商。

  疫情期间,美国页岩油行业正在进行大规模的资产重组和调整,页岩油气资产不断集中在大型独立生产商手中,行业发展将进一步优化,对下游的议价能力增强,并将使金融市场上的投资者重拾信心,产业竞争力和抗压力不断提升。本轮产业整合,将伴随中小公司的消亡和大型生产商的崛起完成调整,或将进入产业的垄断时代。

  钻井周期的最低点已到来

  美国页岩油产业受油价传导性反应剧烈,但受影响的页岩油气生产变化存在一定滞后。例如,钻机数的变化滞后于油价变化四五个月,而产量变化滞后于钻机变化两个月左右。随着钻机数量和新生产井数量的下降,美国页岩油生产大约需要6个月才开始响应价格信号,有时完全响应甚至需要长达12个月。尽管每一口井和每一个周期不尽相同,但钻井和产量呈现出一种固定的滞后时段。因此,前一阶段的产量下降并不是产业发展的末日,近期产量的回升可能是未来产业复苏的开始。从油价暴跌以来的钻井数量变化趋势看,2020年3月中旬至7月中旬,活跃的石油钻井平台数量下降了75%,但是,6月起基本保持稳定。这表明钻井周期的最低点已经到来。随后产量可能继续下降几个月,直至2021年初至中期将再次回升。

  应该看到的是,美国页岩油公司的生产决策是由复杂的市场条件综合决定的。即使油价低于总现金成本时,页岩油公司为获取持续稳定的现金流也不会轻易关井减产。此外,关停复产后会降低油井产量从而对净现值产生不利影响。最主要的是,页岩油公司之间的博弈和竞争——在面对低油价的市场颓势下尽量不要成为稳定油价的牺牲品,而由对手坐收渔利——决定了它们不会轻易选择减产。

  责任编辑:周志霞

  znzhouzhixia@163.com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