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报道  >  油气
丁景辰:破解油气藏开发难题有“钉精神”
2021年03月15日 17:56   作者:仝 玲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既然上级组织信任我,我就一定要干好。”3月1日,丁景辰向笔者聊起自己取得的成绩,淡定的神情,透着一丝谦虚,他丝毫没有觉得在他看来很平常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确是难以望其项背。

  遨游科研领域,丁景辰有股“钉子”精神。32岁的他已戴上一项项耀眼的光环,工学博士,在读博士后,国际石油工程师协会(SPE)会员,美国化学工程师学会(AIChE)会员,中国地质学会会员。华北油气分公司勘探开发研究院生产科技室副主任,同时还是“青年创新工作室”首任负责人。

  成果落地助力气田新发展

  “小丁科研水平非常高,”提起丁景辰,原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高青松说,“我从没有觉得他年龄小就怀疑他的水平,我有不懂的就问他”。

  2015年入职以来,短短的6年来,丁景辰发表在SCI,EI国际权威杂志文章10余篇,国家发明专利8项,软件著作权2项。

  荣誉是丁景辰用实际成果赢得的,勘探开发研究院之前气藏渗流相关研究基本是聘请外援,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丁景辰的加入。

  丁景辰接手后,早出晚归,开始了自己的研究,在致密气藏渗流理论方面,他在国内外首次提出了“动态启动压力梯度”效应和开发过程中的水相“二次伤害”效应,丰富和完善了致密气藏非线性渗流理论,他的研究成果在行业顶级期刊《Journal of Natural Gas Science and Engineering》等多个SCI期刊发表,并得到国内外专家一致认可。

  他作为项目技术首席主持参与的《致密含水气藏渗流特征及产能评价技术》项目,2019年5月经中石化科技部专家评议组鉴定,在致密含水气藏地质认识和储层渗流机理方面有较大创新,项目整体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不仅如此,他的团队还首次论证建立了以“混合井型+丛式井组”为核心的复杂致密气藏集约式立体开发模式,并成功规模化推广,实现了开发成本的最小化和管理的集约化,实际应用后,开发区储量动用程度提高37%,累计节约井场51座,节约投资735万元。2020年东胜气田新部署丛式井组比例达到75%。有效推进了气田规模效益开发。

  他还首次提出并建立了基于超临界CO2复合体系吞吐的致密储层液相伤害解除技术体系,为致密储层伤害解除提供了高效解决方案,目前已获得两项国家发明专利,并获得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会特别资助。研究成果参与到2019年中央企业熠星创新创意大赛中,成功从全国2658个项目中脱颖而出进入半决赛,成为石化上游仅有的7个进入半决赛的项目之一。

  成果申报激活员工新动力

  “这位同志毫不夸张的说他带领了全院同事们写论文,申报专利,评职称,他还给全院职工授课怎样撰写论文,怎样总结科研成果并参与鉴定。”该院杭锦旗研究所书记吴建彪说道。

  2020年4月,调入生产科技办公室的丁景辰发现,成果总结和奖项申报是全院的短板,“工作大家都干了,成果也很丰富,但这些却一直没有成功走出去。” 丁景辰说“同事们兢兢业业的攻关科研很辛苦,也取得了很不错的成绩,我想让这些成绩得到更广泛的认同,让更多同行的共享科研成果”。

  说做就做,丁景辰开始了自己的成果推广和奖项申报之路,他从选项目,收集资料,写材料,组织人审核,联系评奖组委会等环节。投入了大量心血,当时正值疫情期间,一个月的时间里丁景辰吃住泡在单位,每天忙到深夜。

  “他推动成果奖项申报工作的全过程我们都看在眼里,真是不容易。”吴建彪说。

  首次尝试申请集团公司外部系统奖项的丁景辰心血没有白费,2020年他组织申报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石油化工自动化协会科技进步奖共3项,其中2项成果分获石油化工自动化协会科技进步二等奖和三等奖,开创了华北油气分公司系统外科技进步奖励申报先河。

  这次获奖,极大增强了研究院天然气开发研究人员的信心,他们以前做了大量工作,现场应用效果也很好,但是近些年却从来没有获得过省部级的科技奖励,一度让他们很受打击。“这次申报成功说明我们的技术在整个石油化工行业来说是可以的,整个行业是认可的,给了我们很大鼓舞。”高青松感慨地说,“在此基础上,将激发出研究院气田开发的更多创新方法,创新技术”。

  情报收集开阔科研新视野

  善于学习的丁景辰发现,分公司缺乏完善的科技情报体系,研究人员对于国内外前沿科研成果了解不多。英文很不错的他主动提出了编制分公司首个科技情报刊物《勘探开发科技情报》。

  但是,完善,及时的科技情报的搜集整理,工作量极为繁重,并且需要很高的专业知识鉴别能力。为了不增加别人的工作量,丁景辰一人承担起了这个刊物的编撰工作。

  从2020年8年月起,每月1期,每一期多达150页的内容。刊物中涉及到大量国外最新技术成果和研究动向的收集,有时需要直接浏览国外网站,因此,在家里接续工作也成了他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丁景辰每天在单位工作很晚,回到家已经夜里八九点了,等他把1岁多的儿子哄睡了,往往都夜里11点多了。这时,他才能正式开始工作。每天深夜,固定一个小时的时间。丁景辰都会将当天国外最新资料的收集,翻译,国内最新消息的汇总,整理。

  “只有每日都不间断的累积,才能保证每一期刊物内容的全面性,时效性和专业性,哪怕是在春节期间,深夜的‘情报一小时’也绝对不会间断。”丁景辰说。这不,春节假期刚结束,最新一期刊物顺利出版。

  丁景辰的领导和同事也多次向他建议,刊物的内容非常丰富,工作量太大,是否可以把它改版为双月刊,都被他拒绝了,“如果减少出版频次,就违背了我当初编制这个刊物的初衷。”

  《勘探开发科技情报》发行后,不仅为分公司各级领导的决策提供辅助,还成为科研人员了解行业动态和前沿理论的最有效窗口,研究院科研的新名片。“我们现在正在申请刊号,争取办成一个正式期刊,把它打造成一个集情报收集和学术交流为一体的平台。”丁景辰期待地说。

  丁景辰用自己的“赫赫战功”为自己赢得了信任,尊敬和佩服的掌声。2020年他被评为华北油气分公司劳动模范。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