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导航: 首页  >  观点  >  观察
北海依旧是香饽饽
2020年12月21日 11:06   来源于:中国石油石化   作者:杨国丰   打印字号
  • 最大
  • 较大
  • 默认
  • 较小
  • 最小

  资源潜力让英国北海油气资产受青睐,但该地区的环保成本也要引起能源公司的注意。

 

  外媒9月22日消息称,埃克森美孚正寻求完全退出在英国北海的油气业务,其相关资产吸引了诸多公司浓厚的兴趣,其中既有中国石化,科威特海外石油勘探公司(KUFPEC)等国家石油公司,也有NEO Energy等私人公司,甚至还有能源贸易商摩科瑞(Mercuria)。埃克森美孚出售北海资产的想法是去年底提出来的,一直到今年9月才付诸实施,但在当前石油市场不确定性越来越大的特环境下,仍出现多家竞购,表明这些资产确有吸引力。这与该区的资源潜力和在全球石油市场中的特殊地位有关,不过全球市场的不确定性以及北海地区的环保成本也应引起能源公司的注意。

  油气资源潜力大

  英国北海的油气勘探开发始于上世纪70年代,虽然至今已有近半个世纪,但其油气潜力依然较大。资源方面,在过去的40多年,英国北海地区累计发现了约410亿桶石油,其中大部分位于该区中部和北部;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认为,2040年之前,英国北海地区还有约100亿桶的石油可开采储量;英国油气协会则认为应该是120亿~240亿桶。近年来,英国北海地区也陆续有一些新发现。

  产量方面,英国北海的石油产量在1999年达到峰值,约为260万桶/日,此后开启了长达15年的递减期,2012年递减率一度接近18%,产量也降至100万桶/日左右;但随着BP等公司在设得兰群岛以西的新发现油田投产,以及生产商通过加密钻井和设法提高海上平台利用效率,该区产量在2015年开始回升,2019年恢复至约160万桶/日。雷斯塔德能源公司预计,到2030年,BP产量将在2019年的基础上增长约30%,北海是其产量增长的主要来源。

  此外,北海地区拥有众多的勘探和生产平台和油气管网,可以借助共享,数字化,电气化等提升勘探开发效率,降低整体成本。根据BP和天然气管理局(OGA)的数据,2014年至2017年,英国发现的石油储量增加了一倍多,从8300万桶增加到1.75亿桶,其中绝大多数在北海地区,而且得益于完善的基础设计,北海地区的石油发现成本称持续降低趋势,从2014年的平均9美元/桶降至2018年的略高于1美元/桶。

  石油定价中的作用举足轻重

  北海地区在全球石油市场拥有独特的地位,主要源自其对石油定价的影响。目前,全球石油市场的价格体系主要是在WTI,阿曼和布伦特三大基准原油的基础上形成的。布伦特原油是由“一揽子”原油组成的,这些原油来自英国和挪威在北海地区的5个油田:布伦特(Brent),福蒂斯(Forties),奥斯伯格(Oseberg),埃科菲斯克(Ekofisk)以及Troll油田,其中英国的布伦特油田是该体系得以形成的基础与核心。目前,这几个油田主要由大型国际石油公司负责运营,其中包括挪威国油,BP,壳牌,道达尔,埃克森美孚,康菲,埃尼等。2019年,以上5个油田的产量合计约为120万桶/日,占全球总产量的1.2%,其中埃克森美的产量约为6万桶/日,占布伦特原油总产量的5%。

  埃克森美孚在英国的业务包括近40个油气田的权益以及一些油气管道和平台,这些资产主要由英国Esso勘探开发公司管理,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分别持有该公司50%的股份。埃克森美孚此次资产出售采用了非公开方式进行,外界无法得知具体的资产组合情况;不过据彭博社透露,埃克森美孚将本次出售其在15个油田的股份,日产量约为3.7万桶,此外还包括管道设施和两个勘探区域的股份。

  虽然布伦特基准原油体系共包含了5个油田,但英国和挪威在北海的其他油田所产原油都是与布伦特品质相近的轻质低硫原油,其生产和交易情况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影响布伦特价格。这应该也是诸多石油公司在当前市场环境下仍争相竞购这些资产的原因之一。

  北海资产面临的问题

  作为全球勘探开发时间最长的地区之一,英国北海地区以成熟油气资产为主,产量递减和设备维护压力较大,在油气长期低迷的大环境下,合理调整开发节奏,实现资产提效和经济性稳产是石油公司急需解决的问题之一。目前,英国北海地区的操作成本平均在23美元/桶,完全成本在35美元/桶以上,较2010年时的50美元/桶有明显下降,在当前油价条件下基本可以实现盈亏平衡,这主要得益于生产商通过设施共享,电气化等措施压低了整体操作成本。2019年,英国北海地区所产油气中约70%是通过水下回接到原有管道系统运输的,无新建管道设施。这为生产商解决了大量成本,但该区很多管道设施的使用时间较长,有的甚至超过了30年,维护频率较高;而且英国政府对海上油气生产的环保要求不断提高,特别是对长期服役设备的安全标准趋严,现有基础设施的维护成本也在持续增加,可能影响成熟油气项目的经济性。

  项目退役成本是英国北海地区作业公司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雷斯塔德能源公司今年5月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到2024年,

  全球油气退役项目的总费用将达到420亿美元,主要集中在西北欧地区。目前,北海地区已退役资产约占该区总量的15%,但未来5年内,北海平均每年将有23项资产退役,其中英国最多,因为该国近80%的油气资产的累计产量已达到甚至超过其最终可采储量的75%,其次是挪威和丹麦。未来10年,北海地区将有2500多口油气井退役,其中1500口井位于英国;未来5年,北海地区将移除近30万吨的上层甲板,平均每吨费用为5300美元,同时拆除近10万吨的水下建筑。

  环境问题也是在英国北海进行油气勘探开发要重点考虑的。从碳排放来看,英国海上油气生产的碳排放强度约为21公斤/桶油当量,超过19公斤/桶油当量的全球平均水平,远高于挪威的8公斤/桶油当量。电气化是挪威大幅降低海上油气生产碳排放的主要途径,目前挪威已经有8个海上油田部分和全部实现了电气化,还有8个油田的电气化即将实施,预计到2025年,挪威将有60%的海上油气产自电气化平台。近期,英国政府启动了对其未来海上油气许可制度的政策审查,有分析认为,作为净零排放目标的一部分,英国很可能将减排义务纳入油气区块勘探开发许可证系统。尽管电气化平台的长期运营成本低于传统平台,但其初始成本高,投资大,将增加作业者的中短期成本,对于在低油价下苦苦挣扎的油气行业而言无异是雪上加霜。

  责任编辑:周志霞

  znzhouzhixia@163.com

十大热门文章月排行

活动 更多
杂志订阅